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046章 无耻嘴脸

作品:一世丹尊|作者:白馍沾糖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9-15 14:00:57|下载:一世丹尊TXT下载
  “吕大哥,你们没事吧?”

  当然,从表面看起来,吕战跟凌若若确实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  雷凌云依旧不放心。

  毕竟那东西最后死亡之前爆发的力量,她们在这儿都受到了波及。

  看着吕战直接被那能量淹没,雷凌云差点没被吓死。

  吕战笑着摇了摇头:“没事,还收获不小。

  这东西,是那个大家伙的魂珠,赶得上一条龙脉的力量了。

  现在送你了,回去炼化,你就可以进入地寿境界了。”

  吕战眼睛都没眨一下,就把那戊土领主的魂珠送给了雷凌云。

  花东楼在一旁听他这么说,眼睛都绿了。

  想都没想,就跳了起来:“不行,我不同意。

  吕战!你不要忘了我们是一个队伍。

  战利品自然是大家共有的。

  我作为队长,如何分配该是我来分才对!你怎么可以轻易的送给别人?”

  这话让几个人听了,都一阵恶心。

  这也太他妈不要脸了。

  这东西是人家师徒拼命换来的,你特么全程当乌龟,人家送谁有你什么事情?

  万紫蓉实在是觉得有些丢人,讥讽道:“东楼!那你觉得这东西该怎么分?

  难不成这东西,要给你才行?”

  花东楼心里一动,有些兴奋的叫了起来:“当然!我作为队长,第一个战利品,给我不是应该的吗?”

  这一下就连吕战都被气笑了。

  “我很好奇,这么厚颜无耻的话,你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?

  花东楼,人要脸树要皮,你是想天下无敌?”

  这一句,花东楼没有听懂。

  这时候凌若若幽幽说了一句:“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。

  你既然这么无敌,我觉得我师父他们跟着你是个累赘。

  我要是你,你把这些累赘抛弃,自己一个人,见到什么东西,都是自己的,岂不快活?”

  凌若若讽刺意味十足,风轻轻噗嗤一笑,觉得这小丫头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。

  花东楼脸色一变,刚要破口大骂,突然想到 小丫头的实力,只能忍了。

  “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。

  一个队伍,就应该有他的规矩。

  现在我是队长,这规矩自然我定。”

  花东楼心想,只要得到这东西,他成为地寿境界,就算城主府那边,也奈何不得他。

  至于能不能得到,他完全忽略了。

  他是队长,该怎么分,自然是他说了算。

  不料吕战却冷笑了一声:“哦,是么?

  不知道你这个队长,到底哪来的脸面!从进入这里,你做过半分贡献?

  出力的时候见不着你,捡便宜倒是跑的快。

  花东楼,我给你最后留一点脸面。

  你当真以为你的那些心思我不清楚?

  还是你觉得没有你,我们队伍就不能在这里继续前进?”

  花东楼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吕战已经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?

  不,不可能。

  这蠢货才刚来日月城,一些内幕消息,他怎么可能知道。

  这么一想,胆气又壮了起来:“吕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难道你想篡位不成?”

  “篡位?

  你也配!就你这种货色,给我师父提鞋都不配。

  要不是我师父怕麻烦,你觉得会带你这种猪队友吗?

  你若是识相,就滚远点,我师父自然会护你周全。

  否则你当真觉得这茫茫沙海,埋不下你这一身猪油?”

  吕战好脾气,但凌若若却不是。

  她可以在吕战面前撒娇卖萌,但是在外人面前,那依旧是第一个血修罗,堂堂血修罗的族长!如今发火,一身气势如虹,直接压的花东楼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这东西,是我跟师父得到的,师父爱送谁送谁。

  你算什么玩意,也敢在这儿说三道四!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把你种在土里?”

  此时凌若若一张脸,已经换成了一副冰冷漠视一切的面容。

  花东楼浑身打了个寒颤,我内心竟然忍不住生出恐惧的心思来。

  “你,你敢!”

  凌若若咧嘴一笑:“你大可以试试。”

  这事情,花东楼还真的敢。

  至于万紫蓉此时更是一脸痛心。

  她想不通,为什么那个翩翩公子花东楼,会变成这般样子。

  他怎么就不想想,如果他还是保持以前的性子,以吕战的人品,怎么可能会少了他那一份。

  如今需要仰仗人家的力量,却跟他闹的这么不愉快,之后能有他的什么好处?

  “好了若若,不可无理。

  你既然想当这个队长,抱歉,我不想陪你玩了。

  你爱当便当吧!凌云,我们走。

  蓉蓉跟轻轻,你们是跟我走,还是跟他一起?”

 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

  万紫蓉跟风轻轻也不傻。

  跟着吕战,说不定真的能拿到那个炎阳丹!“你们竟敢这么做!吕战你别忘了,如果没有我,你们就算拿到了炎阳丹,也休想通过验证!”

  花东楼现在已经彻底撕破脸了。

  他要为自己最后争取一下。

  不料吕战却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:“是么?

  你觉得我稀罕日月神宫的弟子的身份?

  你未免太过天真了。

  我的道,早已确定,不需要加入任何的道统。

  这个过程,只是我证道的过程罢了。

  至于成与不成,有什么关系?

  还有,到时候就算没有你,我们也能验证。

  毕竟,这里这么危险,队伍减员,不是很正常的吗?

  你说呢?”

  花东楼被吕战的眼神吓得退后了几步:“你们,你们想杀我?”

  “怎么?

  杀你还需要争取你的同意?”

  花东楼此时才彻底害怕了,绝望了。

  他发现,自己真的什么底牌都没有。

  别的不说,只要吕战不带着他玩,恐怕不需要吕战动手,他在这里就活不下去。

  “吕兄,吕兄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

  我知道错了,你带我出去,好不好?

  我,我让你当队长。

  你想要什么,我都听你的,行不行?”

  风轻轻叹了口气:“花东楼,你这副样子,连我一个觉醒者都觉得瞧不起你。

  吕大哥,我们走吧,我真没想到,他竟然这么无耻。”

  万紫蓉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
  花东楼对她的心思,她心里清楚。

  要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。

  但是现在,这个人的身影,彻底的从她心里剔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