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62章 可不就是羡慕么

  中州酒店,门口。

  唐如看向眼前的沈清幽。

  “婉婷呢?”

  “她还在南城。”

  沈清幽的回答让唐如眼中划过一丝狐疑。

  “她为什么没跟你一块回来?”

  沈清幽挑眉。

  “妈,您觉得,婉婷现在的状态适合参加婚礼吗?”

  唐如咬了咬唇,没有说话。

  沈清幽,伸手看了一眼手表“妈,如果您没有事情的话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沈清幽说完转过身,打开车门想要上车,唐如赶紧又说:“那为什么我给她打电话,她没有接呢?”

  沈清幽淡然转身,再次看向唐如。

  “电话打不通?

  不会啊,您再打看看?”

  唐如看了他一眼,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唐婉婷打了个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一会,接了起来,电话那端,传来了唐婉婷的声音。

  “妈。”

  “婉婷,你这会在在哪呢?

  妈之前给你打电话,你怎么不接啊。”

  “我在南城,手机设置了震动,妈,我最近不太想接任何人的电话。”

  唐如赶紧说:“妈明白,妈清楚,妈就是你担心你,你一不接我电话,我的一颗心就是悬着的,真怕你出事了。”

  “我没事,您不用担心我,我过的很好,清幽也对我很好,只是我最近想静静一段时间,等我回北城了,我会主动联系您的。”

  唐如点了点头后,挂断了电话。

  沈清幽站在车旁喊了她一声。

  “妈,您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上车了。

  您放心,今天晚上,我就飞回南城陪婉婷了。”

  “没事了。”

  唐如看了他一眼后,转身离开。

  沈清幽跟着严杰一块上了车。

  准备开车的严杰转头看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沈清幽。

  “你看这唐如,唐婉婷都不是她的亲生女儿,你心疼的跟个宝一样,而北棠,是她的亲生女儿,她却如此对待北棠,人家田莹对待北棠,也只是因为王苗苗才是她的亲生女儿,可她呢?

  就算她真的憎恨林国志,讨厌林国志欺骗她,也不能把仇恨都怨在北棠的身上啊,这一点,我还是挺同情北棠的。”

  沈清幽沉默了一会后,看向严杰。

  “让你找人盯着她,你盯了没有?

  唐如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糊弄。”

  四年半前,就是他让唐婉婷在他的西服衣领里安装了追踪器,这个女人,他绝对要小心。

  严杰急忙说:“盯了,你放心,这次,我让人盯的死死的。”

  “那走吧。”

  *在仪式结束后,司徒柔就被段家俊横抱着进了休息室,他将她放在沙发上,紧接着安宁拿着医药箱走了进来。

  “家俊,快帮她把婚纱手套脱下来。”

  刚刚为了不耽误婚礼,司徒柔只是让阿伦在她扎伤的伤口上洒了一些止血粉。

  段家俊心疼的看了司徒柔一眼后,赶紧将她左手上的婚纱手套脱下并起身,让安宁坐在了司徒柔的左手边。

  安宁坐在那替司徒柔消毒包扎,段家俊就站在一旁看着,她用玻璃渣在手臂上扎了六道伤口,伤口还蛮深的。

  他眼中划过一丝心疼,转身出了休息室,在走廊里打起了电话。

  没一会,安宁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,她看向段家俊。

  “伤口处理好了,破伤风也打了,左手臂不要碰水,两天换一次药,这换药的事情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段家俊嗯了一声,又突然问:“不要碰水?”

  “对啊。

  基本常识,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,知道。”

  安宁冲他一笑。

  “新婚快乐!”

  她刚说完,走廊里,想起了稚嫩的声音。

  “妈妈。”

  段家俊转身,就瞧见了杜磊牵着杜一诺的手,站在了不远处。

  安宁急忙走了过去,嘴里说着:“呀。

  我的大宝贝和我的小宝贝来了。”

  她伸手将自己四岁半的女儿杜一诺抱了起来,在一诺脸上亲了一口后,又无视段家俊的存在,上前在杜磊的侧脸上啄了一口,杜磊也趁机搂住了安宁的腰。

  段家俊站在走廊里看着这两口子这么亲密,“咦”了一声。

  “你两结婚那么多年,怎么还这么歪腻啊?”

  杜磊嘿嘿一笑。

  “怎么,羡慕了对吗?”

  “不过也不用这么羡慕了,新娘子在等着你呢,我们两口子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  他说完,将安宁怀中的一诺抱了过来,安宁也挽住了他的手,一家三口转身离开。

  段家俊看着三人的身影,惆怅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可不就是羡慕么。”

  他刚想进休息室,有人从身后喊住了他,这个声音让段家俊眸光一凛,他转身看向于紫菱。
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如今的于紫菱基本不走秀了,但凭借人气参加了不少综艺,还拍了几部电视剧,她和法国的那个丈夫,也早就离婚了。

  于紫菱看了一眼休息室。

  “家俊,恭喜你结婚。”

  “谢谢。

  还有事吗?”

  段家俊冰冷的态度让于紫菱心里有些难受不已,但这也怨不得别人,这段感情是她自己放弃的。

  “有事,那就是严翎。

  我就是想着,如今你都结婚了,很快,你和司徒柔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至于严翎,你能不能……不说抚养权给我,但你总能让我多见见他,好吗?”

  “我知道,当时他出生没多久,我就为了自己的理想离开了他,可是,我心里是有他的,我也很想他,我从法国回来,在北城待了近五年,无非就是因为严翎啊。

  你就不能行行好么?”

  看着于紫菱央求的双眼,段家俊冷呵了一声,他从来都没有阻拦过严翎见她,也没有在严翎面前说过她半句不是,是严翎不愿意见她而已。

  就在这时,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换了一身红色旗袍的司徒柔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。

  她淡淡看向于紫菱。

  “想见严翎?

  可以啊,你跟媒体公布下,说你有个十二岁的儿子,只要你公布了,我就带严翎去见你。”

  于紫菱生气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我公不公布,关你什么事情,你管的着着吗?”

  司徒柔淡淡一笑。

  “我当然管得着,我现在可是段家俊的合法老婆,严翎的合法继母。”

  “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,你凭什么觉得你有多爱严翎?”

  “你口口声声说爱严翎,那你在法国的那六年,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打过?

  还有你让这么一个男人,苦苦等了你六年,换回来的却是一场笑话,你好意思在这里装深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