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63章 但他不能这么做

作品:全球攻防战|作者:镇魁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20-08-04 01:21:25|下载:全球攻防战TXT下载
  对于“偷鸡娶巧儿”这种行为,

  林凡一向都很热衷。

  但此刻这种情况既投不了机,也取不了巧,只能做好被砍的准备与战将硬拼。

  其实林凡是有点发虚的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黑骨能不能顶得住战将的两米大刀。

  另外就是…就算黑骨能顶得对方的大刀,也一定要护住自己的脖子和腰。

  特别是腰部,若是被那柄两米长的大黑刀来个腰斩,横切到腰身中间的脊柱上,那可就深了。

  拖延到场中龙卷风出现之时,

  林凡爆发全速甩开身后追着的几十具刀盾手,在这遍地黄沙的世界里一路狂奔。

  他心里很清楚,以战将D级巅峰的速度很快就会追上。现在他要做得就是将那些烦人的刀盾手甩出足够远的距离,从而空出与战将单挑的机会。

  很快,那几十具紧追不放的刀盾手被爆发全速的林凡甩没影了,但他没有停,仍旧保持速度一路狂奔。

  就在林凡翻过一座沙丘…犹豫是否要放慢速度等着战将追上来,忽然间,他猛的一回头,就见之前翻过的那座沙丘上迸溅起大量黄沙,紧接着战将那副巨大的骷髅身躯对准自己飞射了过来。

  在这一刻,林凡忽然觉得…冲过来的不是骷髅,而是一发轰向自己的炮弹。

  顾不上许多,林凡猛的蹬地,爆发速度,他的身形陡然改变方向往一侧窜出。

  忽的,一柄两米长的大黑刀剁在林凡前一顺停留的沙地之上,爆起两道沙浪向外翻卷开。

  躲过战将凶猛袭来的这一刀,

  林凡盯着这具身躯巨大的黑骷髅,他没有立刻反击,因为他很清楚战将的出刀速度有多恐怖,如果这时候贸然冲过去,对方两米刀抡起来根本就近不了身。

  与对方战力相比,林凡无论是力量,速度还是兵刃,没有任何优势可占。没法子,只能利用自身与战将的体型差距近身缠斗,让它那柄两米长的大黑刀不好使。

  然而想要近身,只能等待对方下一次弹射,就是此刻,战将脚下爆出一道气浪,巨大的骷髅身躯猛地弹射向林凡。

  与此同时,蓄势待发的林凡单手提刀,狠狠一蹬地,他的身形迎着对方冲杀而来的骷髅身躯猛地窜了过去。

  双方瞬间贴近,战将抬起的两米大刀还未来得及落下,就与迎面冲来的林凡撞在了一起。

  巨大的冲击差点将林凡轰飞出去。

  然而,早有准备的林凡在与战将相撞的一顺,切准时机将一只胳膊穿入战将胸骨间的缝隙内,随之在自身被撞得倒飞之际,反手勾住对方一根胸骨往回一拉,林凡身躯瞬间贴在战将的巨大骨架上。

  运气不错,成功了!看你的两米大刀怎么砍。

  结果还没等林凡有下一步动作,眼前忽然一黑,他的脑袋被战将给抓住了。

  在这一刻,

  林凡心中狂骂自己傻比,他将心思全都放在战将的两米大刀上,完全忽略这家伙还特么有另一只手。

  由于双方力量上的巨大悬殊,

  战将单手抓住林凡脑袋将这货从自身骨架上直接扯了下来,随之抡起胳膊如同摔破麻袋一般将这货猛的砸在沙地上。

  被砸落在地的林凡就地一滚,迅速起身,随即就见战将一步跨出,抬起两米大刀劈了下来。

  面对劈向脑袋的这一刀,林凡此刻已然来不及闪躲,只能硬着头皮抬刀格挡。

  就听“咔”的一声,

  砍刀应声而断。

  战将一刀砍在林凡脑袋上。

  下一刻,随着大股的黑气将身躯包裹,林凡开启传送通道返回现世。

  头顶流淌下的血液染红了视线,林凡从储物空间取出一条毛巾抹了抹脸。

  很显然,硬着头皮上也没用,因为他的头皮根本就不够硬。

  脑袋上燃起一团血焰对伤口进行修复,林凡龇牙咧嘴的来到院子中,他点燃一支烟,看向手中握着的这柄断刀。

  心中的怒火是蹭蹭的往上涨。

  幸亏黑骨能顶得对方攻击,不然自己的脑袋估计会被劈成两半。

  么的,还真是…一步难,步步难。

  林凡蛋疼的在院子中来回踱步,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这么晃过去了。

  中午,餐桌前。

  望着桌对面林凡有气无力的嚼着嘴里的米饭,像是丢了魂似的,这货一口饭都特么嚼了五六分钟了,这让人不禁怀疑他嚼是口香糖还是米饭。

  林雪将目光转向吸附在餐桌上的惑心猫,她小声问道:“你老大怎么了?”

  惑心猫看了眼自家老大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,它想了想,然后认真的说:“看这样子,像是失了贞洁。”

  看着这颗猫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林雪叹了口气,果然是物以类聚。

  她想问问林凡什么情况,平时都是副笑呵呵的模样,笑得跟一朵花似的,今儿个怎么看起来真像是被……

  不会真是吧!

  一瞬间,

  林雪的脑海仿如被丢进一颗超级武器,炸出一朵毁天灭地的蘑菇云。

  紧接着,蘑菇云忽然消失,又出现一道手持长剑的白衣倩影站在遍地尸骸的血泊中。

  陡然间,

  林雪一把抓住林凡的胳膊,凝重道:“这事,咱们一定得瞒住。”

  林凡回过神,终于将口中嚼了五六分钟的米饭咽下肚,他有些懵,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咧嘴笑了笑。

  见状,林雪眯起了眼睛,很明显,他是在强颜欢笑。

  “啥意思?”林凡有些莫名其妙,他问道:“要瞒住什么?”

  “瞒住…”话到这儿,林雪看向惑心猫,发现这货正背过脑袋竟然在偷笑,她顿时反应过来了。

  往往他人的一句玩笑之言,当事人不会当真,然而…当这句玩笑之言正巧碰上某些看似对应的事物,当事人很有可能脑袋一抽,就信了。

  这听起来很蠢,但却真实存在,并且还很多。

  虽然很多画面都是自行脑补出来的,但惑心猫也难辞其咎。林雪刚准备收拾这颗毛绒绒的猫头,结果就在这时,

  林凡猛地站起身,一扫之前半死不活的模样,变得是容光焕发,就差两眼放光了。

  此刻,他很想用自己的脑门猛磕桌角,但他不能这么做,因为这会使他看起来更像脑子抽了。

  扫了眼储物空间里的一百多张战将卡牌,林凡咬紧了牙,

  这特么不就是一百多具可以任自己随便吞噬的战将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