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特殊的“快递”

作品:星河归来当奶爸|作者:鱼北北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4-22 08:59:05|下载:星河归来当奶爸TXT下载
  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华夏,云州省省会昆城,27路公交车上。

  炎炎夏日,人们穿得清凉。

  一个中等身材、模样俊秀、大约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突然从梦中惊醒,茫然四顾,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色忽地大变。

  别人以为他是睡过站了,但却没有人能理解他心中如翻江倒海般的惊骇。

  这……这里是地球?

  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不是应该在带兵在M27星系与迪罗人鏖战吗?

  “难道……”

  “我回来了?”

  余越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我星河暴君余越竟然重生回到了六百年前的地球!是因为星球爆炸产生虫洞,还是超越光速形成了时空乱流?”

  他虽然震惊,但心态依然能保持冷静、思维清晰。

  他从周围环境便已判断出这是六百年前的地球,因为一个很明显的标志就是域外文明还未降临,地球还处于安宁祥和的模式,而从身体状况判断,这是自己二十四岁那一年。

  自己真的回来了,所有生命元力回归普通人,再也不是那个翻手毁天覆手灭地的星际霸主了。

  虽然经历数百年辛苦提升的元力尽失,余越也只是微微沮丧,随后不仅全盘接受,而且笑了起来。

  “也罢,既然回来,那就重新开始,总有一天我会再临巅峰!”

  他一边笑着,眼神坚毅而锐利,仿佛有火焰在跳动。

  “那些伤害过我的敌人,这一世我要你们统统还回来!”

  “那些爱我和我爱的人们,我要强大自己、护佑你们喜乐平安!”

  “所有令我遗憾的事情,绝不允许再发生!”

  正在余越想得出神的时候,车上传来一阵争吵。

  原来是一个姑娘被两个混混模样的男人骚扰,姑娘忍无可忍最终反抗……

  那两个男人可以说非常过分了,从两侧把姑娘包夹,借机挡住旁人视线,一个捏腿、一个揉胸,从开始的偷偷摸摸,发展到肆意妄为。

  姑娘实在不堪忍受这份耻辱,进行反抗:“你……你们两个,不要摸我!”

  其中的黄毛混混问道:“谁摸了你,你说清楚!”

  姑娘瞪着他和另外一个满脸麻子的混混:“你……还有你!”

  黄毛混混一脸无赖地说:“小姑娘,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,我们哪里摸你?你有证据吗,有人能为你证明吗?”

  姑娘叫道:“我又不是木头人,我有感觉的啊!”

  一想到有陌生男人的手放在自己腿上胸上,她就恶心想吐。

  “我们哪里摸你,我们摸你哪里,你有什么感觉,说啊!”麻子混混露出猥琐的笑容,脸上每一颗麻子似乎都在闪着光。

  “如果没有人能证明你说的,那你就是在诬陷我们!你让我们名誉受损,我们也绝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!”黄毛混混居然十分的理直气壮。

  姑娘急得要哭了,她没想到世上居然有这么无赖可恶的人,而且整辆公交车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肯为她说一句话。

  两个混混显然是惯犯,而且是支配这一带灰色秩序的龙虎社的成员,他们胆大、作案手段隐秘,基本上没人看到他们的“咸猪手”,就算少数人偶然看到,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他们在这一带的公交车上可以说是“为所欲为”,骚扰了不少女性。

  不过今天,有人好像不打算坐视不理。

  “我能替那位姑娘作证,你们两个确实存在故意触摸、碰撞女性身体私密部位的行为,已经构成性-骚-扰!”余越开口了。

  以他的眼力,就算两个混混刻意遮挡,他也能够看清楚对方的所作所为。

  两个混混立刻狠狠地瞪着他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余越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走到三人旁边:“我不是什么人,我只是个普通的爱心市民。”

  “她裙子穿得这么短,我们摸一摸怎么了?况且我们摸她是看得起她,否则我们为什么不摸别人?”麻子混混抛出流氓逻辑。

  余越一看,姑娘的裙子确实有点儿短,轻盈的碎花连衣裙凸显傲人曲线,裙摆不到膝盖,露出浑圆的大腿和纤细修长的小腿,双腿肌肤雪白、线条极美,艳光照人,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
  余越说:“天气炎热,选择穿得清凉舒适一些是个人权利,怎么能被拿来当做犯罪的借口呢?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是向这位姑娘道歉直到她原谅;二是去派出所认罪。”

  黄毛混混威胁道:“劝你少管闲事,否则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姑娘固然感激余越,但此时也意识到余越的挺身而出可能会为他带来麻烦,于是冲他摇头示意他别管。

  余越则是淡淡一笑,好像无所谓的样子:“看来你们是不打算道歉咯?那么你们还有两个选择,一是自己到派出所去自首;二是被我抓到派出所去。”

  “玛德臭小子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两个混混大怒,双双动手打人。

  姑娘吓得尖叫,车上许多女性也都发出惊恐的呼叫声。

  余越目光一凝,他重生六百年,虽然生命元力回归普通人水平,但战斗的经验却仍然保留在纵横星际、万战不败的等级,两个混混的王八拳在他眼里根本如同儿戏。

  余越伸出双手,便准确地抓住了两个混混的两只手胳膊,一转身、一拉扯,只听“咔嗒”、“咔嗒”的脆响,他们的右臂不自然地软软垂落,竟似已经脱臼,二人疼得龇牙咧嘴、面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。

  黄毛混混不甘心,竟然悄悄拔出随身携带的短刀,捅向余越。

  姑娘见状,双眼圆睁,惊呼道:“小心……”

  余越早已发觉,出手如电,扣住对方的腕关。

  黄毛只感觉手腕剧痛,半边身子都麻了,像条鳝鱼般歪歪斜斜地扭曲着,刀子“当啷”一声掉落在地上。

  余越一脚把他踢得跪倒,顺便将一动都没有动的麻子也给打晕,然后对司机说一句:“师傅,有劳你把车开到最近的派出所!”

  公交车开到派出所,不少人被余越激发了心中的正义感,纷纷出面作证,两个混混涉嫌性-骚-扰、持械伤人,犯罪事实清楚,警方直接进行处罚。

  不过,两个混混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,依然嚣张无比,对余越叫嚷道:“小子你等着,等我们出来了,一定要杀你全家!”

  余越自然不以为意,曾经的星河暴君,怎么会把两个小喽啰放在心上。

  然而,一些人却在替他担忧,惹上龙虎社的人,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呀!

  余越离开派出所,忽然听到身后好像有人在叫自己,回头一看,却是刚才公交车上那个短裙姑娘。

  短裙姑娘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,青春靓丽,清秀、清新而且亲和。

  她追上余越,娇喘吁吁地说:“刚……刚才真是谢谢你了……”

  余越道:“不客气。”

  他隐约记得前世也有这样一段经历,只不过当时他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今生他带着星际霸主的记忆回归,挺身而出不仅是为了助人,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心里留有遗憾。

  姑娘问:“能不能加下你的微讯,等有空我请你吃饭?”

  美女主动索要联系方式,这无疑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,但余越却笑着摇了摇头:“没关系的,小事一桩,你不用太放在心上。”

  说完,转身要走。

  姑娘在他背后喊道:“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?”

  “余越。”余越已经走远。

  姑娘站在原地喃喃念了两遍余越的名字,竟似有些痴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回到住所,余越看着面积狭小、简陋而略嫌杂乱的租屋,不禁有些恍惚。

  记忆纷纷扰扰,如同打结的麻绳,剪不断、理还乱。

  这屋子里,本应该有两个人的,可是现在……她已经离开了吧?

  这时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。

  余越拿出手机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他接通道:“喂?”

  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:“请问是余越先生吗?”

  这声音陌生而又有些熟悉。

  余越微微一愣,说:“我是余越,请问你是……”

  对方并未自报家门,而是直接说道:“余先生,如果您现在在家的话,请到小区门口来一下。”

  余越以为是送快递的,便说:“哦,你把东西放在门卫室就可以了。”

  那边说:“我想您还是亲自来接一下的比较好。”

  声音似乎有些不悦,既客气又带着一种强硬。

  余越本想说“地球的快递怎么这么拽”,突然意识到不对,对方用的是“接”这个字,而不是“拿”或“取”,他立刻回忆起了什么,对电话说:“好好好,我马上就来,请等我一下!”

  挂断电话,余越便往楼下冲去,他已经记起是怎么回事。

  安居小区门口,来往的行人都不由放慢脚步看着这奇怪的一幕。

  两个中年男女正与一个年轻人相对而立。

  中年男人穿着干净整洁的雪白衬衫、黑色马甲背心、黑色的燕尾服、黑色的西装长裤,打着黑色领结,踩着锃亮的黑色皮鞋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、身板高大笔挺,完全一副英式管家的模样,如果再配上一顶假发那就更像了。

  中年女人装扮没那么出众,但也十分得体,怀中抱着一个幼小的女孩儿。

  小女孩儿身高不足一米,粉雕玉琢般像个精致的洋娃娃。

  而年轻人正是余越。

  中年女人对小女孩儿说:“柚柚,你看这是谁?这是你爸爸,快叫爸爸。”

  小女孩儿怯生生地看了余越一眼,然后才在中年女人的鼓励下,紧张而又有些不安地叫出了声:“爸爸……”

  余越感觉脑袋轰然炸开……